夜泠、れいや

灣家人

\五月天/\luz/\西瓜JUN/

坑:ACGN、耽美、Nico、古風、五月天

坑爆多&雜
CP雜食,基本無雷
儘管安利,但請別逼我只能吃哪對(

不定期更新
非歌詞bot,純屬自我流
渣文手,偶爾寫寫

其他請走自介鈕

歡迎同好勾搭(ง°▼°)ง

 

【りぶそら】2017りぶ生賀

※獵人りぶx灰狼そらる

※同居已交往設定

※OOC警報

※小學生文筆,錯字病句注意

※不會製糖只好倒杯白開水勉強給自己解解渴(遠目

※勿帶三

———可以接受的話以下正文———

 

鏘啷——

 

樸素的木門被人推開,銅製門鈴的敲擊聲在屋內迴盪了好一會才逐漸消停。

將脫下的黑色獵靴放進鞋架,りぶ輕輕闔上木門,朝屋內喊道:「ただいまー!」

屋內沒有回應,對此りぶ也不是很意外,背包一放便直接穿過掛滿相片與裝飾植物的前廊,進到客廳。

 

米色的長沙發背對入口,一條碩大的灰藍色狼尾掛在扶手上,時不時微微擺動。

 

「そらるさん既然在的話就應個聲嘛。」りぶ無奈地唸道,即使如此面上的笑容也沒因此減少幾分。

「……お帰り。」沙發上的人頭也沒抬,聲音中參了幾絲慵懶。

「真是的……」笑著搖了搖頭,りぶ走向沙發,趴到椅背上,就著麼安靜地盯著斜躺在沙發的人瞧,直到そらる被看得渾身不對勁忍不住出聲詢問。

 

「嗯?也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當初遇見你的那個時候而已。」

 

 

兩年前的某天,りぶ接到村民的委託,說村莊邊緣的森林有狼出沒,還抓走了一個孩子,希望他能幫忙解決。

 

接下委託的りぶ來到森林裡,循著途中發現的血跡一路找到了一座山洞前。

當他持獵槍保持警戒地進到山洞最深處後,卻見村民口中的孩子安然無恙,倒是一旁身分不明的青年渾身是傷,血色幾乎要染滿整身衣物。

據說是被抓走的孩子滿臉擔憂地緊盯著青年,紅眸一副隨時都會漏出水來似地。

 

察覺到他的靠近,青年瞬間甩出獸爪將孩子護在身後,毫不掩飾地放出殺氣,逼得りぶ反射性舉槍進入備戰狀態。

一觸即發的氣氛嚇得孩子一時愣在原地,但在發現青年的傷勢因劇烈的動作而更加惡化後,竟是越過青年,反過來擋在他身前。

明明害怕到不行卻還是這麼做了嗎?

看著眼前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卻依然倔強地瞪著自己的男孩,りぶ腦中不禁浮現出某種猜測。

 

『放心吧,在弄清楚事情經過前我不會貿然出手。』為了表示自己沒有敵意,りぶ垂下槍口,『那麼,能否麻煩兩位說明一下呢?』

 

 

經過一番談話,りぶ才知道男孩因為患有白化症的緣故經常在村裡遭受各種形式的欺負與排擠,為了逃避他人目光而漸漸染上了三不五時往森林跑的習慣,在一次因緣際會下結識了真身為狼的青年,久而久之便成了朋友。

而狼人青年則是因「不攻擊人類」的主張與族人時常發生衝突,仔細考慮過後為了彼此著想,最終決定離開群體,由森林深處遷到邊緣地區獨自生活。

 

事情之所以會演變為りぶ所見的情況,說穿了就是場誤會。

到森林裡砍材的村民正好撞見男孩與狼處在一塊,想也沒想就直接出手攻擊,青年一方面為了保護孩子不受波及,另一方面又得顧慮不傷害到人類,在沒機會解釋的情況下,便落到了下風,於是就成了現在的局面。

 

『總之先跟我來吧。』沒有忽略對方眼中的防備,りぶ指了指青年,『傷,再這樣下去恐怕不太妙吧。』

 

 

身為一名獵人,處理傷口之類的自然也在必備技能之內。

幫青年包紮完並確認沒有其他大礙後,兩人總算肯對他卸下戒備。

經過更進一步的討論,りぶ答應讓青年停留在自己的住處直到傷勢復原,不過該交代的任務還是得交代,男孩必須隨他回到村裡去才行。

 

說到這裡,男孩就不願意了,死活扒著青年不放,哭著說他不想回去、不想被禁足,他還想再跟狼哥哥一起玩。

拿小孩子沒輒,りぶ搔搔頭,在千哄萬哄,再三保證之下,才終於讓對方願意和他回村子交差。

 

最後りぶ編了各種理由,以「收為徒弟」的名義成功說服了村民同意男孩跟著自己,並順理成章地成了新的監護人,達成對男孩許下的承諾。

 

至於那孩子日後真的成了自己的徒弟,以及寄居者會變為永久的同居人兼戀人的事,這些都是當時的りぶ所始料未及的。

 

 

「當時的そらるさん真的很可怕啊——還以為會被吃掉呢。」りぶ一邊說,一邊伸手把玩對方散在靠枕上的碎髮。

「不過最後被吃掉的反而是狼先生就是了。」りぶ笑著道,指尖不經意地劃過耳根,眼前的人如意料之內輕顫了一下。

 

撥開在頭頂上作亂的手,そらる嘖了聲:「想說什麼就直說,沒事別煩我。」

「そらるさん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絲毫不在意對方的態度,りぶ再度伸手。

「不就你生日?」

「嗯,然後呢?」

「然後?」

「そらるさん不表示些什麼嗎?」

「……」

 

原本就只是心血來潮好奇對方會有什麼反應才隨口問問,並不是真的想得到些什麼,見對方沒有回應,りぶ也不打算繼續為難。

 

「開玩笑的,說說而已,只——?!」

 

話音未落,瞬間一股拉力破壞了重心,反應過來之前熟悉的氣息已盈滿鼻腔,似乎有什麼從唇上輕撫而過。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りぶ。」

 

低柔的嗓音傳入耳際,頸處被拉扯的衣領鬆了開來。

「我沒什麼能夠送你的,就這樣吧。」對於與人對視這件事略感彆扭,そらる撇開視線。

「……ありがとう。」伸手將人攬過,りぶ把臉埋進戀人頸窩。

 

「這樣就足夠了。」

 

  

 

 

——你所給我的遠多於我所給你的,既然如此,我只好把自己送給你了。

——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對我來說,就是這世上最珍貴的禮物了。

----------後記----------

りぶ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人生第一篇生賀文就獻給りぶさん了w

好久沒完整的寫完一篇文了,自己看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抹臉

雖然很渣不過能完成這篇還是挺高興的(笑)

 

只是想寫寫被調戲的そらるさん和被反將一軍的りぶさん而已(不是

其實主要是想寫最後那兩句,不過琢磨了很久似乎還是沒能完整地呈現出心裡所想的那種感覺(苦笑

哪怕只是一點點,如果能稍微感受到的話那就太好了。

 

至於那個小孩,文中雖然沒有特別說明,但是以まふ為底本下去寫的

只是因為這篇的重點不在那裡所以想了一下決定當隱藏設定了#

之後如果想到可能會再修一下這篇吧,有靈感的話可能再寫寫延伸的故事之類的(如果,嗯(ry

 

這篇能如期完成其實是在意料之外,因為我很常在小地方糾結很久,沒填完的文還不少orz

總之能順利完成真是太好了!(痛哭流涕

 

再次祝りぶさん生日快樂!!!無論多久都會等你回來的。

 

最後感謝看完這篇的每一個你(比心

  9 1
评论(1)
热度(9)

© 夜泠、れい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