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時雨

灣家人

\五月天/\luz/\西瓜JUN/

坑:ACGN、Nico、b站、五月天

坑爆多&雜
CP雜食,這方面基本無雷

不定期更新
非歌詞bot、搬運bot,隨性堆倉
時不時翻些自己覺得有趣的推當練習&記錄用
渣文手,偶爾寫寫

其他請走網頁版戳自介鈕//

歡迎同好勾搭(ง°▼°)ง

 

■夜笑了

 

「陽,我啊,有給人早睡早起這樣的印象嗎。」

「嗯~?」
 

某場攝影的等待時間。

正滑著手機打發時間,一旁在讀劇本的夜,突然抬起頭問道。
 

「為什麼這麼問?」

如此反問之後,
 

「沒什麼啦,昨天稍微、吶?」

這樣、用不完全的表情笑了。
 

「稍微?」

「……嗯。」
 

(沒打算講的意思、呢。)

 

我的青梅竹馬他,和發散型的我不同,是什麼事都一個人承擔、一個人思考、一個人想辦法解決的類型。

拜此所賜,雖然也會有變得實在很麻煩的時候……總而言之,因為意外地是還滿常發生的事,對應方法也是有的。
 

也就是,觀察。

以長年相處累積下來的直覺為基礎,去確認為難似地笑容底下藏著的、糾結的是什麼。

畢竟這傢伙的話,偶~爾會被承擔的事物給擊倒,因而變得很沒用所以要非常注意。

工作也受到影響的話實在是不太妙嘛。

因此,我一邊「哼嗯」的回應道(不會又變成麻煩的事情了吧),一邊窺視著夜的表情。

夜再次模稜兩可地笑了。
 

接著,思考。

(……這個表情,變得越來越常見了呢。)

取而代之,小時候經常有的把「為難」和「怎麼辦」之類的全寫在臉上般十分好懂的陰鬱的表情讓人看見的次數減少了很多。

對於時常暴露在人們視線下的偶像這樣的職業來說或許是件好事也說不定。

 

但是,

(也沒必要笑吧。)

對我來說,勉強扮出來的笑容更加麻煩。
 

「……你啊。」

「嗯。」

「別說早睡,反而很普通地是在熬夜吧?與去外面和大家哇咿哇咿地吵嚷的傢伙不同,是在自己房間做些什麼事系的『獨自享受熬夜』吧?」

這麼說著時,夜稍微搶拍地點了點頭。

「對,就是那樣。看書的時候居多吧?」

「另外,早起這點並沒有錯。」

「嗯,那個也說對了。但實際上,也沒有早到那麼超群的喔?再怎麼樣晚起,6點半左右就會自然醒來了。」

「意思就是說那對世間的年輕人而言已經是十分早起的了啦。」

「啊哈哈,原來如此。」
 

看到總算是開心起來的臉,突然恍然大悟。

「啊~原來如此?是因為被說了和印象不同吧。」

「……嘛,大致上來說的話。」

「哼嗯?因為認真的印象很強烈,或許是這樣呢。」

「或許吧。」

「也沒必要在意吧。」

「沒有在意啊。」

「雖然這麼說,那個臉啊。」

「誒誒誒……怎樣的臉?」

吧嗒吧嗒地觸碰著臉的夜笑著說道。

 

「現在是、普通的不顯眼的臉。」

「真過分啊。」

 

夜笑了。

 

=========

【個人翻譯練習用】

官推:☆闇鍋小話①☆☆闇鍋小話②☆

  30
评论
热度(30)

© 空蝉時雨 | Powered by LOFTER